2012 年迄今为止  53,962 人通过这里注册网赚项目 22,874 人已成功赚到了零花钱  115 家网站选择信赖合作
ttz
ttz
ttz
ttz
ttz

破产后我妈借了2万给我炒股我赚了2个亿

  我是70后,老家在湖南乡下,读到初中就辍学了。1994年,我18岁就来深圳打工。因为有个亲戚在证券公司营业部打工,我就进去做杂事,搞卫生,当门卫。我妈给公司员工做饭。

  那时晚上没事干,我妈不让我出去,我就天天看电脑,整理资料。我把《中国证券报》,《上海证券报》,《证券时报》分门别类整理出来,看上市公司公告,报表等基础性的东西。那个时候也就几十家上市公司,每家公司董事长,主营业务,十大股东,我都能记得住。因为烂熟于心,后来公司的客户员工都来问我要资料,我能立即回忆起来告诉他们。

  一边看报纸,我一边自学了财务会计。1995年,我妈借了一万多给我操盘。那时还是用电话下单,电话拿不到,还要去柜台递纸单买卖。

  1995年上了国债期货,只有大户可以操作,一个大户室坐了二三十人。只能用写单,我就帮他们跑腿。他们要下单我就帮他们收过来。我自己后来也实际操作。国债期货,没怎么亏钱,也没怎么赚钱。

  等到“327事件”结束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收益率是整个房间里最高的,翻了一二十倍。很多大户开始赚了很多钱,但后来爆了、跑路了,很残酷的。因为国债期货是T+0,做得好,一天翻一倍。做得不好,一天就没了。收完市,我没有持仓,因为钱少,我不会过夜。

  做完国债期货以后,我跟公司核心客户都认识了。后面证券公司把核心客户都由我一起管理,那时才算正式进入证券公司。那个时候证券公司学历要很高。那个公司的核心客户,都由我管,我给他们做建议。我还是照常整理公司资料,年度报表。每天我都读报纸,和许多客户成为了好朋友。

  1999年,我碰到网络股泡沫。那波行情一般般,但收益还行。到了2000年,网络股泡沫破灭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进入5年熊市。

  我在2004年钱就基本亏光了100万。开始没加杠杆,但今天亏一点,明天亏一点。可能还有七八十万。到了2004年,太早判断这个市场熊市结束了。记得上证指数1300,1400的时候,我觉得应该可以啊。我觉得熊了三四年,我都没亏什么钱,可以博一下。加了杠杆,加了一倍的杠杆。那时几乎每天都要交易,做短线点,那是最低的。指数跌了百分之三四十,但是个股其实跌了百分之七八十的,所以那时候就亏没掉了。很多同事离职了,没工资嘛,在深圳混不下去了。

  我记得印象最深刻的是,我跟我同学说,再坚持一年,不行的话,我们就要回湖南老家了。真的是这样。因为我们没读书,没学历,这里又没背景。在深圳只能做最苦的活,还不一定有好的发展。

  那时是2005年,我29岁,没结婚。这在老家还是很罕见的。我妈一直很支持我,不催我结婚。她说你好好做,做好你自己的事情,老婆一定会有的。

  我妈说,像我们这种家庭,你这种嘴巴又不会讲话,人脉又不行,你只能做比别人更多的事情,你必须要比别人做更多,别人才能给你机会。

  我最低谷的时候我妈也一直在支持我。她不知道我赚多少钱,她从来不看账户,我的账户都是用她的名字。但是我2005年亏没钱了,她是知道的。然后我妈从村里借了两万多的钱,给我去炒股。

  因为我在的那个营业部也很困难,我们几个只能靠自己去养活营业部。我们用自己的钱交易权证。权证跟期权相似,可以T+0交易。可以交易的有宝钢权证,招商银行权证,一共十来个。

  我们四五个朋友,大家都没结婚。四个小时做完交易以后,大家会在进行讨论。今天谁赚多少钱,谁亏钱最多。讨论完后规律地10点睡觉。第二天早上很早起床。那时候真的非常自律。

  2005年年底熊市结束了,就开始往上爬坡了。疯狂的是2006-20007年嘛。2005年年底我用三个月就把亏的钱赚回来。

  我第一天做交易,我还记得第一天是亏了几百块,第二天赚了一千多块,第三天做了一千多块,我自己心里很有底了。后面连续一个星期都是赚钱,就每天是一千两千。

  那时候就就已经是这种状态了,就是每天可以赚钱,然后我就赶紧给以前的同事发消息,我说你赶紧回来,我说找到一个赚钱的方式。

  我们在操作的过程,每一笔交易心里都有数,因为风险可控。因为是T加0,不持仓不过夜。我买完这一笔就是第二笔跳上去,我们就会卖。跌了,我们也是卖。风险可控。

  我觉得我的大脑就像复印机一样。今天你看完后是在你大脑里面的。第二天出现同样的情况的时候,你就第一个条件反射就会出来了。复印多了,每次同样的情况出来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  巴菲特不是说过了,所有的历史都是重复。那时候我们几个人去把全国的所有的交易软件,证券公司的交易软件全部调出来,全部下载下来,我们进行对比,哪个最快就用哪个。

  交易那四个小时其实是非常紧张的,就是一直盯着这个价格。看着价格跳跳跳,还看这个技术指标。反正我们不追求高利润,我每天稳定的利润就ok,追求绝对收益。

  我们有时一天赚几千,有时一天赚一万,表现比较稳定,那时候最高纪录好像连续60天,没有一天亏。每天波动不一样,有时收益高,有时候收益低,最高收益率我记得好像有一天赚了60%多。

  我记得2005年年底,我在老家过年,一个老乡跟我说,做什么东西好?我说这个东西好赚钱,如果我们每天能赚一万块钱,一年可以赚250万。我当时觉得,这简直是天文数字。我们两个人在一个大排档里面越说越开心。

  2006年一波牛市,很多人赚了钱,但证监会也一直在提醒这个市场有风险。我不是笨的人,我赚了100万的钱,我拿出个十几20万来去玩一下。但参与的群体就比较多了,对我们来做交易的人来说的话,群体越多的话,那你就是跟随羊群效应,羊群往这边摆的时候,你第一时间要比他们快一步。往这边摆的时候,你比他快,我们就中间这一点,所以那时候我们就叫做要控制风险。

  我认为风险我可以控制,收益又相对稳定,那我们都是全仓进去。有20万的钱就做20万的钱,100万就做100万的生意。

  那时候刚好身边很多朋友,大家交流慢慢多起来。我们每个星期四就聚会,开始猜什么?猜这个星期六会停牌哪个股票?因为它有股改,一股改就停牌。一个月后复牌的话那就几倍几倍的这种。

  我们当时猜股票疯狂到什么地步,你知道吗?就拿了50万的钱进去。有一个被我们猜对了。没有任何内幕消息,我们也从来不做内幕消息,就我们通过我们自己的经验,猜某只股票星期六会停牌,股改。

  一个月以后,50万的钱有可能会变500万,就一个月时间啊。知道吧?那时候我们猜对了两个停牌的,50万两个月时间赚300万出来,就疯狂到这种地步。

  当时身边的几个朋友2006、2007年牛市,做龙头股,像吉林敖东,从五六块钱买的,一直握到一百多块钱,这种收益其实真的是非常惊人。

  第一个,我个人来说,因为是做权证,每天的这种交易不过夜,风险可控。股票只是拿出一部分的钱做。还有一个就是跟身边的圈子。当时我的营业部已经是做成全国排在前五位的营业部。所以圈子对市场的敏感度非常好。那时候最高是6137,没有在最高点出了,但是跌到4000多点,回到5000多点的时候,我们大家讨论了一下,觉得不行,要全出来。

  那时候有一次开会,在莲花山一个茶楼。因为从6000多点跌到4000多点的时候,大家在讨论是不是见底了。然后我们身边有个非常老资格的朋友,当时他就直接跟我说,这事情没机会。背后整个市场的人都认为3000点要见底,那时候还4000点,但是很多3000点已经是属于所有的市场策略研究员都认为是不可思议的。身边有个人最厉害的人,说应该到1800点。

  我们这种吃饭聊天就很实际了,但斌说他的茅台,大家可以互相去去讨论,但是每个人的操作风格不一样,以我们自己的风格去赚取自己的利润。

  像有些人,涨停板的价格,他只卖一个价格,没到涨停板,他不买。第二天可以出,出完后如果下午在涨停板的话,他又以涨停的价格买。他第三天他继续出,那有些慢性子的做短线,市场做这个好,那我可以慢慢买,虽然说也是第二天出,但是有可能它出的时候可能是我身边的另外一个朋友他买的。

  每个人的性格不同,所以操作的风格是其实是不同的。虽然说都是做相对短线,但是具体风格是不同的,包括我们身边现在来说,我们从来也不去联手。

  我们心里很清楚,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。不会说像有些操纵一样的,他说你要打这个价格,我要打那个价格。证监会对我们的账务,他们去看的话,我们是最正规的。我们是以市场的波动规律为依据,而不是通过资金优势和信息优势。还有包括我们现在,还有个因为做股权分置改革的事情的时候,有人做的内幕消息被查处,所以后面我们圈子定下来这种规则。

  2008年之后,一直到了2015年六七年时间,就是都在尝试着不同的方式在操作。包括香港的牛熊证,香港的股票,还有都尝试。但香港是机构投资者,国内是毕竟都是散户多数。我们赚钱的这种出发点、依据,在香港是用不上。那一套逻辑就行不通,

  2008年,那时候我记得我打进香港的第一笔钱,10万块钱。我们四个人,每个人打10万块钱,后面有三个人被消灭。还有个朋友。当时一千万进入香港,但是就跟我们打赌,我这1000万,到年底,我要变一个亿。到了年底的时候,将近八个亿。他主要赚中石油的牛熊证。那时候中石油回归A股有一波涨得很快,他买了很多。哇塞那线年底那时候,两个人加在一起是赚了一千万。到了2008年,就赚了两个多亿。主要还是做权证,也有股票、A股。

  人都有思维惯性,用某种方式赚到钱的时候,他一定会用惯性去套用到所有的资产。后面我们在这做短线的这个过程,就是国内在追涨停板。2011年,我们在发现这个市场做得最厉害的一个人,就是XX。

  当时我们通过每天的交易排行榜,我们就知道他。我们公认他是最厉害的。因为他在买卖的过程,我们也在买卖过程,我们都知道他的嗅觉、灵敏度不一般。他说他要发行一个产品,我们大家商量一下,我们一定是做不过他。他只是想做出名,他一定会把我们的产品做好,所以大家每个人拿出一部分钱让他去操作,一直等到他出事我们才赎回来。因为那时候我们就很清楚,这个市场谁是最厉害。

  其实我们做二级市场的人知道,他对市场的灵敏度,还有他的气势,真的是找不到第二个的。后面那些违法的操作要谴责,如果从我们做交易的角度来去理解的线年,其实我是在摸索,没有很大的起色。

  我们必须要变,那就是重新去认识这个市场。这个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?现在说白了一点,现在大家喜欢什么?让我们跟着学习这个思路。2017年开始,做短线亏的频率会高过于正的机会。你看自己的账户就看的出来。

  因为我们我们大部分时间其实是持有现金,对吧?现在突然间发现我们持有现金的人,没有持有股票的人收益率高,看出来看话你就必须要变。

  身边有一两个转型很成功了。他是原先做短线的话是在全国排在前十位的。那都是这那个证监会记录在案的。市场确实在发生一些变化,你必须要去去去做做这方面的工作,不然的话很容易被市场淘汰。

  我觉得就是因为资本市场这么大,每个人要找到自己的立身资本。你把这个方式就不断的完善。出现问题的时候,你要找出你这个方式的问题在哪里?

  我们原来一直在赚钱,某一段时间一直在赚,突然间某一天亏了一笔大钱,肯定出现问题了。那就肯定要找原因,就一定要去找原因,找出原因。但是你不能乱变,如果乱变的话,那就变成四不像。

  我身边有个很厉害的人,他赚了很多钱,然后他有个同学也很好,搬了把凳子坐在他旁边,他买他买他卖他卖,好一年走来计算的时候,它赚了30%,他的同学是亏了30%。这是真实的事情。

  什么钱是你赚的,什么钱不是你赚的。认清了之后,就特别有乐趣,不仅是战胜市场的时候,哪怕亏了一点钱都有乐趣。

  在Akshaya Tritiya在Lok Sabha选举的热潮中失去了发行主权金债券(SGB)的机会,并且将直接征税目标错过了大约15%之后,政府似乎决心填补这

  豪华摩托车品牌杜卡迪印度公司宣布其2019年下半年即将开展的DRE(杜卡迪骑行体验)课程。在印度DRE活动成功至今之后,杜卡迪已于7月推出DRE安

  一个代表餐馆老板的贸易机构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,食品安全和标准管理局在食品安全和标准管理局的许可证中,只有4 67万个用餐地点,包括餐

  多伦多证券交易所(16,037 49,下跌51 75点)。Avalon Advanced Materials Inc (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代码:AVL)。材料。下跌1 5美分,或1 46%

  Amgen(AMGN)最近一个交易日收于166 70美元,较前一交易日上涨了-1 38%。这一变化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下跌1 32%。其他方面,道琼斯指

  在最近的交易时段,星巴克(SBUX)收于76 06美元,较上一交易日下跌-0 14%。此举比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下跌1 32%窄。其他方面,道琼斯指数下

  IBM(IBM)在最近的交易时段收于132 28美元,比前一天下跌了-0 08%。这一变化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涨幅0 16%。其他方面,道指上涨0 26%

  G-III服装集团(GIII)最近一个交易日收于29 24美元,较前一交易日上涨1%。该股票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每日涨幅0 16%。与此同时,道指上涨0

汨罗带孩子兼职赚钱互惠 西安一“宝妈”家中带娃 上班族兼职赚钱方式有哪

推荐一个赚钱项目给你,早加入早受益!

返回顶部